首页
访谈
资讯
灵感
机构
展馆
招聘
认证
导航
企服
APP下载

单纯的「好看」其实会把照片变成一种快消品,通过视觉暴力或者滥情捕获观众,这种照片很快就消亡了,变成垃圾图像。至于「好」照片,其实不一定是好看的,之所以「好」可能是产生了长久的影响,或者是坦诚的表现了艺术家的思考或者认识世界的方式。

—— Tianxi

Tianxi:摄影是艺术的一种独特媒介

小岁月

2020.03.25

浏览:4630

Tianxi Wang 


网站 timothywangart.com 展览 

2018 Voies Award 开幕展览, 阿尔勒, 法国
2017 英国皇家摄影学会年展,The Museum of Somerset, 汤顿 

Belfast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Festival, 北爱尔兰 

Retina Scottish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Festival, 苏格兰 2016 英国皇家摄影学会巡回展, The Old Truman Brewery, 伦敦 

Surrealism Photography Exhibition, Del Ray Artisans and Union 206 Studio,美国 Listen To The Rivers, Atwood Gallery, 美国 

奖项 

2018 知乎 Club 荣誉会员,中国 Voies Off Awards, 阿尔勒, 法国 

2017 PDNedu Contest 2017,
2016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s China, 铜奖 

课程和工作坊
2019
为什么是胶片摄影, 北京大学, 北京, 中国 

海归青年再出发, 丽水摄影节2019, 丽水, 中国 

2018 深度旅行可以有多深 , 图虫胶囊, 北京, 中国 当代摄影的方法与练习, 光社, 北京,中国 浅谈当代摄影,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 中国 

2016 Listen to the rivers, Saint John's University, 美国 期刊与出版 

Paper Journal ---Tianxi Wang –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 https://paper-journal.com/tianxi-wang-so-long-and-thanks-for-all-the-fish/
FotoFirst — Tianxi Wang Finds Solace Walking (and Photographing) Along the Hai River, fotoroom.com, 2019 https://fotoroom.co/so-long-and-thanks-for-all-the-fish-tianxi-wang/
Abdruck, gluggaveður, 美国, 2018
什么才是好照片, 知乎出版, 中国, 2017 

编辑 

A Room of Her Own, Hana Zhang, Gluggaveður, 2018 Koan, Xiaoyi Chen, Jiazazhi Press, 2017 



小岁月:您第一次关于摄影的记忆是什么?


Tianxi:小学的时候把一个胶卷从片盒里拉出来了,然后被我爸暴打一顿。前些年,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来那个胶卷上是有影像的。



小岁月:成为摄影师是您的追求,还是心血来潮?您很清楚将来会从事这行吗?


Tianxi:这个比较随机吧,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最早是读Computer science,但是我后来觉得特别无聊,整天坐在那里写代码感觉有点精神摧残,想去学一个其他的专业,当时正好有机会去读Studio Art,觉得艺术和计算机应该是在两个极端的学科吧,所以算是一个互补,后来对摄影的兴趣比较多一些,就顺其自然在做了。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



小岁月:您的作品有很独特的个人风格,我能从中感受到生活的真实与趣味性,这种风格怎么形成的呢?


Tianxi:我觉得并没有可以的去塑造所谓的风格吧,可以说是自然形成的。



小岁月:2019年您回国之后,创作了《再见,谢谢所有的鱼》这一系列主题摄影作品,为什么选择“鱼”这个题材?


Tianxi:也是因为偶然。刚到一个新城市的时候发现河边有人卖鱼,不久之后又发现有很多人捞鱼,再后来发现有很多放生的人。这种关系还挺有意思的,加上去河边散步也是一种很好的放松,于是就自然而然的拍下去了。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



《放生者》



小岁月:您在项目开始前会做很多研究吗?


Tianxi:研究是必要的,但是也要看是什么项目。例如是一个田野考察或者是关于某一个地方的特别local的东西的话,就要对这个地方去进行一个特别细致的调研,除此之外就是看一下之前有没有人做过类似的东西,以及一些理论上的基础,去阅读一些材料,这种材料包括书籍(当然书籍是很基础的)、比较深入的会看一些艺术家的作品集,去调研一下艺术家之前做过什么样的工作,还有准备拍摄这个项目相关的一些信息,比如我去做一个古建筑相关的项目,那我首先要去对古建筑进行一个长期细致的研究,所以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一开始拍摄反而不是最重要的, 实际上我整个研究生生涯都是在训练这种能力。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



小岁月:您曾经说过“孤独的人就像是被从树上摘下来的果子,随意的被扔在地上。有些人很快就腐烂了。另一些人却生了根,然后成为了新的树。” 您似乎是一个孤独的人?


Tianxi:并不否认,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特别强调一个人是不是孤独。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抗拒孤独的吧。但是我以前在美国的那种生活让我觉得孤独还不错。曾经住在明尼苏达的一个人很少的小城,冬天又很长,所以除了工作上课之外基本都是独处。我觉得这种长期的独处对于思考很有帮助,也可以说是一种很不错的修炼,它会让人变得很冷静,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其实这次疫情中我就体会到了,很多人在家可能十几天就非常难受了,因为大家不知道该干什么,上班上学的时候工作都是被安排好的,但是一旦脱离了被安排的环境就无所适从了。但是我自己对这种生活并没有感到特别难受。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



小岁月:《冰》、《火》、《光》三部曲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哪里?是为了表达对大自然的敬畏吗?


Tianxi:那些是研究生时期的作品,我曾经拍了很多自然景观,但是我导师可能觉得这些太糖水了,后来Critique的时候被批的很惨。其实我自认为那些景观反映了一些非常崇高的东西,但我跟他们谈崇高感这个概念他们也不是很接受,后来生气了,就一把火把那些照片烧了。结果发现烧起来好像很有意思,于是就这么干了。《冰》是用液氮把潮湿的照片冻脆了,然后慢慢敲碎。总体来说都是在破坏照片,通过破坏寻找新的秩序,因为自然本身的变化就是伴随着很多破坏。不破不立。


《Fire》


《Light》


《ICE》



小岁月:你的风光摄影作品大多使用饱和度偏低的色彩,给人一种平和、安静的感觉,不像是国内的一些风光摄影乍一看很吸引眼球,你为什么会喜欢这种拍摄风格呢?


Tianxi:那些低饱和的景观基本上都是很多年前的作品。使用低饱和是因为那个时候还控制不了高饱和的颜色,如果控制不了就去使用,就很容易出现视觉上很暴力的作品。所以应该只是对颜色使用的比较谨慎。但是后来可能还是有些作品有这种低饱和的感觉,我认为是因为这些作品本身比较冷淡,都是在一些很冷的地方,比如阿拉斯加,明尼苏达之类的地方,所以也很难有什么鲜艳的颜色。



《冰河与国王山》



《无名山雪山近景》



《裸露于地表的冰缝》



《裸露于地表的冰缝》



小岁月:您的作品大多数是胶片摄影,为什么喜欢胶片摄影? 胶片摄影和数码摄影有什么区别? 对于摄影初学者,建议学习胶片摄影还是数码摄影?


Tianxi:用胶片是因为胶片在色彩表现上很特殊,很多人一般会认为这是某种玄学,但是我后来发现其实在数学上可以证明为什么胶片会比数码记录更细腻的色彩,所以现在基本就都用胶片了,也是因为我对颜色要求比较高。


对于初学者来说,我觉得其实用两种都可以,各有各的好处。



《村子里的狗》C-Print



小岁月:可以简单介绍下《Tim的摄影工坊》吗?创办它的初心是什么?


TianxiTim的摄影工坊是一个线上的小型社区,有定期的在线课程,主要是以当代摄影和当代艺术为话题。创办工坊主要是想把国外艺术学院的一些学习模式和方法带到国内。因为我发现国内的美术学院现在使用的方式相对来说还比较陈旧,有一次我听说国内学院很少有Critique,我当时是很震惊的。因为Critique是一种非常有效,并且在国外很普遍的艺术学习方式。所以后来我决定在我自己的社区尝试推行这种方法。几年下来其实明显能看到大家对Critique的接受程度是非常高的,并且也有不少成员获得了很高的成就,也证明了工坊的理念是正确的。


我回国之后获得了一些朋友的帮助,因此我们可以为工坊成员提供更多的帮助和资源。未来的理想是成为一个野生学院,也就是不受体制约束,解散所谓「圈子」的一个社区。



《On the edge》



《On the edge》



《On the edge》



《On the edge》



小岁月:了解到您除了创作之外还进行「胶片数码化领域」的尝试和实验,可以聊下什么是胶片数码化吗?目前研究取得的成果怎么样了?


Tianxi:胶片数码化其实说白了就是扫描胶片,也就把使用胶片拍摄的照片变成可以在电脑上观看的数字照片。


其实现在有一些商业暗房或者工作室可以使用普通扫描仪扫描胶片,但是大家做的都比较日常,只是满足了一般需求。但是,我们的研究和应用在技术上比较追求极端。


主要是几个方面: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色彩。胶片是以色彩见长的,但是我可以说现在普通的扫描几乎都不太能很好的还原胶片的色彩,以至于大家很容易误认为扫描流程带来的偏色就是所谓的「胶片色调」。所以我们的研究就更多的是在色彩上投入时间和资源。我承认这很不容易,因为一方面要烧钱,我们现在使用的设备在中国应该是只有两台。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得见过真正胶片的颜色才能有参照,这就需要去从传统的彩色暗房里获取经验。很幸运的是我在美国上学的时候完成了这部分经验的积累。


其次,是胶片解析度上的高要求。比如说,我们可以轻松做到把一张135底片扫到8000万像素甚至1亿像素。但是有些艺术家就会提出更高的要求,因为他们可能想看到底片上的每一个颗粒,想把照片做到4米多宽并且向观众展示那种质感。这个就是我们研究的比较好玩的一个领域了。有些人可能会问,135底片扫到那么高像素有意义吗?从照片和图像信息的角度讲,可能是没意义,因为135底片到3000万像素左右就竭像了。但是这不代表高像素没有意义,除了上面说的,艺术家可能想获得底片更好的质感。另外一个我们研究中的发现是,其实在更高像素的时候底片的色彩会有更好的表现,这听起来很反经验,但是我们却是观察到了这种现象,大概是因为从物理底片到像素的细分导致的。


第三,是在扫描质量上的高要求,比如宽容度、噪点之类的控制。


总之,我们的研究更偏向于满足艺术家和收藏机构,或者是对作品有更高要求的摄影爱好者的需求。



《On the edge》



《On the edge》



《On the edge》



小岁月:摄影中您最喜欢哪一点?和您最不喜欢哪一点?


Tianxi:最喜欢的大概是摄影脱离人控制的那一部分,比如长曝光、或者是暗房里通过控制药水配比造成的奇奇怪怪的结果。因为这种失控,会制造许多随机性。同时也是因为这种随机性,我们可以从中筛选出一些有效的、前所未有的观察方式,毕竟相机作为工具是对于人眼功能的延伸。


最不喜欢的大概是一些所谓的「摄影圈子」。



《On the edge》



《On the edge》



《On the edge》



小岁月:您认为摄影与艺术之间有什么关系?一幅「好看」的照片和一幅「好」照片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Tianxi:摄影是艺术的一种独特的媒介,仅此而已。


第二个问题,单纯的「好看」其实会把照片变成一种快消品,通过视觉暴力或者滥情捕获观众,这种照片很快就消亡了,变成垃圾图像。至于「好」照片,其实不一定是好看的,之所以「好」可能是产生了长久的影响,或者是坦诚的表现了艺术家的思考或者认识世界的方式。但我不太赞同用单纯的「好」或者「坏」这类的二元评价标准去评价照片或者任何的艺术形式,因为这样会让我们的视线变窄。其实应该更多元的去分析一个照片的拍摄动机、作者背景,以及其他各个方面,才能在理解照片的基础上做出评价。



小岁月:作为摄影师,您一定去过世界上很多的地方、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除了摄影之外您收获了些什么?


Tianxi: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其实最终的收获是发现对于世界观察的尺度改变了。如果我愿意,其实我可以在几天之内到达大多数我想拍摄的地点。但是我发现这样只会让我用游客的视角去看待一个陌生的地方,可能你只能看到那些最有名、最壮观或者很显眼的东西。这种尺度太宽了,就像一个网眼很大的网,很多东西都从里面漏掉了。


我最初开始长途旅行的时候,在一个城市住一两天,就自认为了解这个地方了。后来发现这样不行,就在一个城市住一两周。但是现在,我觉得如果你没有在一个地方看过它四季不同的样子,那么基本上就不可能对此地有一个深刻的认识。


所以现在我观察的尺度越来越细。而在这种尺度下,一般我们会发现能够被挖掘的就是身边的事情,无非是在长期生活的地方,家乡,朋友或是家庭中选择。



《Abdruck》



《Abdruck》



《Abdruck》



《Abdruck》



小岁月:知乎上有很多人留言给您,告诉您他们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您的影响,您认为为什么能对别人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


Tianxi:可能是因为我说实话。但也因此得罪了许多人。



小岁月:您对说真话怎么看?


Tianxi:其实这是一个大环境的问题,在这个大环境里面,现在有很多以摄影名义满足自己利益需求的机构或者个人,比如说现在的一些公众号或者机构去开一些课程,但那个课程实际上教的东西是从网上拼凑过来的,收一些很高的学费,教你拍糖水片,很多的摄影爱好者,尤其是对摄影有越长了解的人越认清这一点,当认识到这一点后他会发现国内其实并没有特别好的渠道去提供真正的信息,所以我后来在国外长期做的一个工作就是给大家传递一些国际上比较先进的理念、作品和思想,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我会告诉大家,像一些机构他们在做的事情你没有必要去参与以及为什么没有必要去参与,比如一些沙龙摄影,或者是一些公众号组织的旅游团。


《Abdruck》



《Abdruck》



《Abdruck》



小岁月:我感到有趣的是,您不会想着生存或糊口的问题,您认为摄影比安全感重要的多。


Tianxi:有些人会想着靠摄影获得收入,然后去维持生活,但我现在其实并不靠摄影作为唯一的收入,实际上我不只是做摄影,绘画、雕塑、装置艺术这些都有涉及,只是在摄影上投入的精力比较多,不会通过靠这种方式去满足一些目标 ,对我而言做摄影不会有这些负担 ,相对来说可以做的纯粹一些。现在的有些学生来我的工坊,有很多人会问摄影能不能赚钱,摄影能不能找到好工作,我会直接告诉他们,看你要什么样的摄影,如果你把摄影当作一种艺术来看待的话,就不要指望它去赚钱找工作。真正从事艺术摄影,就是要做好五年甚至十年入不敷出的准备,就是要做好长时间与孤独相处的准备,就是要做好前途未卜的准备。



小岁月:如果观众给了你负面评价,你会怎么做?你怎么说服别人用你的眼光看待作品?


Tianxi:我觉得这很正常,我认为「一切优秀的作品都是毁誉参半的」,举个例子,一部电影下面刷的全是好评,这样的电影你觉得它不会有问题,很多时候不管是电影还是其他形式的艺术作品一定是会带来一些争论和想法的,大多数人可能按照一种模式去想问题,但是今天突然有人提出来了不同的观点,比如所有人认为天空时是蓝色的,有一个艺术家可能眼睛对色彩的感知不一样,他认为天空是绿色的,然后他就把天空画成了绿色的,他告诉别人他确实有这样一种视角的存在,有些人就是不接受也没有办法,大家不能把艺术当作艺术来看待,所以这是一个审美的问题,审美的本质是观众能不能把艺术当作艺术去看待。我可以去听别人的评价,但是我不会让别人的评价影响我的作品。



《Abdruck》



《Abdruck》



《Abdruck》



小岁月:您希望怎样被他人记住?


Tianxi: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刻意去做的事情,唯一的方法是「坦诚」,不能以一个为了让别人记住你而去做作品这么一个心态。比如我们在讨论艺术到底是什么,普遍的观点说艺术品是艺术家精神的外形,就是你有一个什么样的精神,然后坦诚的把它表现出来,跟大家去沟通这个东西,不管别人接不接受,你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去变得谄媚,也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去粉饰自己的表达,我认为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保留自己最真诚、最独特的那一部分。



小岁月:感谢Tianxi老师的分享~期待您的新作品!



版权所有 本站内容未经书面许可,禁止一切形式的转载。

 © copyright 2006-2020 普道(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看一看

点赞 Created with Sketch.
分享 Created with Sketch.
评论 Created with Ske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