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对不可捉摸无法把控东西感兴趣,水墨就是这样,很难把控才想去把控

—— 沈沁

沈沁:画画就是一种生命状态,可能盛开,可能败落

Echo

2020.01.18

浏览:70

Echo:沈老师,你好,看到你的作品似乎经历过几个阶段和主题


沈沁:没错,有鹰相关的,有菊花相关的,还有婴儿相关的。




 


Echo:鹰系列的作品很有特征,一共画了多少张?


沈沁:蛮多的,画到画着就有点麻木了,当太驾轻就熟,太受思维控制的时候,我就想抛弃它了。

 


Echo:所以后来拓展了更多系列?


沈沁:没错,我总想走出自己的牢笼,找到出其不意。画鹰的时候都是具象的,基本上,鼻子眼睛控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那个东西往往也束缚住了我,我想随意挥洒释放,而不是局限在哪个具体的型里面,我不能总被不重要束缚,我一直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当然,还有另一个问题,我也经常不知收敛,没有节制,有时候过度放肆了,完完全全的停不下来。笔里的水分多到了可怕的程度,必须快了再快,有时候就不周全了,是怎样就怎样了。

 

对于我来说,画画就是一种生命状态,它可能是盛开,有可能是败落,都是过程,无所谓成败对错,只要做到极致和尽兴,现在我再不会去追求周全了,没有意义。

 

 

Echo:所以鹰系列后来画得越来越少了

 

沈沁:我这个人比较极端,有些人跟我说鹰题材可以继续,婴儿也可以继续,是可以的,只是不想画了。也可以说我的阶段性比较明确而已。我更期待下一次,一切重新开始的感觉很好。

 

 

Echo:你真的很勇敢,我们很多时候是不敢轻易否定自己和推翻自己重新开始的。你画的菊花,是一个新的开始吗?

 

沈沁:我把它看作一种普遍的生命形式,很短暂的,就像人的一生,生长、绽放、凋零都是必经阶段,但是如何在每个阶段里把自己挥发,如何挥发,其实每个人都有那个点,辉煌的点都不一样。

 

可能你辉煌的点在20岁,50岁,有些人在80岁,实际上你辉煌的点不辉煌的点,在你人生中都很重要,都存在,我表达的不一定是最辉煌的一面,那可能是它败落的时候,快要消亡的时候,或者是初生的时候,都是可能的,都很重要,应该说每一刻都是有价值和珍贵的。



 

 


Echo:有很多未知等待应该是最有意思的部分。

 

沈沁:对,那就有意义,如同人生遭遇。人总是对不可捉摸无法把控东西感兴趣,水墨就是这样,很难把控才想去把控呢,而且增加把控的难度更是好玩。比如说加多的水份和墨,这样就得完全靠速度完成,免不了水分太多往下淌,这种自然的流淌并不见得就流出屋漏痕来,有时候是软弱无力的,但这种软弱无力或许又是有力量的。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这就是宣纸,宣纸这种软的绵延的东西,用力不一定用得上的,就算你是个匹夫,下笔就狠就笔笔击中要害了?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去征服她,因为有意思。

 

我刚说的把控是一种欲望,不是绝对的控制,绝对的控制不存在,只是在控制欲上来的时候用一下,之后又放任自流一下,当然这种放任自流也是在意识范围内的,但是有随机性。随机性诱发你下一轮的控制欲。活的和死的东西轮流交替,制造了画面。没有活的东西少了生气,没有死的东西少了扎实和沉着。我每画完一张大画都像打了一仗,脸又红又烫,喝酒上头了的感觉。



 



Echo:看你的作品,有一些洒脱和爽快,是因为你的性格中有这种成分,所以画就自然流露出来了吗。

 

沈沁:对。我画画时的冲动差不多就像猫在行动,等待时机,没有迟疑,敏捷准确,这让我很有快感。

 

 

Echo:最近韩国的《82年的金智英》引发女性力量的热议,有时候,女性艺术家无形中变成了一个特殊的名词,你怎么看待男性艺术家和女性艺术家之间的微妙不同?

 

沈沁:有时候我会忘了自己是个女人,但常常有人提醒我,就身份而论,女艺术家是绝对的弱势群体。不过,居高临下的照顾你,小看你,欺负你的情况在男性之间或是女性之间不也比比皆是么。都是人的问题。男人女人就不是一种动物,太多差异,却又谁也离不开谁。

 

记得有一次,一个男性朋友聊起他的聚会,他对一位上了年纪的女批评家很有好感,原因是饭前照顾男艺术家,饭后她还一声不响的把碗洗了。言下之意,她做了女人该做的事。说实话,这位女批评家做得很好,我也喜欢她,但是从男性嘴里听到这话,还是多多少少让人有点不舒服的。想想有多少人会为这种事不高兴,不会的,因为类似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要争吵的话别的事都别干了。谁都很乖,谁都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正,谁都不会有空谈论无聊的话题,谁都认为精力要放在重要的事情上面。我挺佩服那些女权主义者的,会为司空见惯的现状吭一声,而不是只徒有无奈或只活自己的而已。

 

不管怎样,摆不脱女性有女性的视角,男性有男性的视角,我没有仔细想过区别,作为艺术家尽量的从人的角度把艺术做好才是真道理吧。





版权所有 本站内容未经书面许可,禁止一切形式的转载。

 © copyright 2006-2020 普道(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看一看

点赞 Created with Sketch.
分享 Created with Sketch.
评论 Created with Sketch.